霍英東與李嘉誠(深度揭露)贰

就在霍英東大舉投資內地之時,謹慎的李嘉誠依然將重心放在了香港。
歷經70年代初的成功抄底,以及長實集團的上市之後,李嘉誠羽翼漸豐。
此時,中英開始就香港問題進行談判。隨著撒切爾夫人1982年在人民大會堂臺階上的摔跤,香港開始了長達15年的動盪。
英資開始大量拋售在港資產,嗅覺靈敏的李嘉誠大膽抄底,不僅大賺,還以超低價將英國洋行和記黃埔收歸囊中。
超人稱呼就此誕生。


長江實業與和記黃埔,也成為奠定李嘉誠後來登上香港首富的基石。
1986年,李嘉誠又進軍加拿大能源領域,32億美金的投資,成為彼時加拿大最大的外資投資。
改革開放的頭個整15年,精明的李嘉誠在香港與加拿大之間狂飆突進,但始終沒有將商業觸角伸及內地。


李嘉誠是有他的擔心的,一是內地剛剛改革開放,一切都處於未知數;再就是香港回歸問題,也成為一道邁不過去的坎。
在李嘉誠的商業哲學中,有一條永遠不變的規則:
不賺最後一個銅板,也不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而對霍英東來說,僅靠盯著首都機場的裸體畫,此時已顯然無法讓他安心。
彼時的內地,改革之初,新舊理念交匯,遇到問題都會上綱上線。有人當面指責霍英東,稱他投資的飯店帶來了資本主義的糟粕。
此事甚至還被拿到了全國政協會議上,當著霍英東的面進行討論,場面一度很是緊張。


在時局中如履薄冰近20年,霍英東最擔心的就是改革開放遇到阻力而止步,進而牽連到投資的外商。
上世紀50年代,由於給內地運送物資,或明或暗的紅色背景,讓霍英東招來港英政府的封殺,被迫遠走海外。
如今,他又面臨同樣境地。
好在一位老人的到訪,讓霍英東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那是1984年,總設計師第一次南巡,到達白天鵝飯店。考察過程中,總設計師一言不發,跟隨的霍英東忐忑不安。
當登上28層,俯瞰珠江美景時,總設計師突然轉過身,拉住霍英東的手,用濃濃的川音說:謝謝你,白天鵝,好。
下榻中山溫泉飯店時,他又登上小山俯瞰,看到成片的琉璃頂樓房和別墅群,稱讚改革開放搞對了頭。
下山時,隨行人員擔心總設計師的身體吃不消,建議沿來路回去。總設計師手一擺,一語雙關:
不走回頭路。
霍英東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到了肚子裏。

整個上世紀80年代,李嘉誠的大部分投資都放在北美和歐洲,這也引起了香港市民的不滿。
為了表明對香港的信心,李嘉誠甚至換掉了放棄香港市場的總經理。
這個時候,謹慎的李嘉誠終於看到了一個契機。
1992年,總設計師再次南巡。在珠海拱北口岸的粵海塔樓最高處的旋轉餐廳裏,總設計師略帶幽默:
誰反對改革,就讓誰睡覺去。

92南巡,掀起了一股風潮,也終於吹動了李嘉誠的心。就在這一年,他決定撤出日本,投資內地。
1993年,李嘉誠旗下和記黃埔入股深圳鹽田港,持股7成。
從1978年首次回到內地,再觀望整整15年之後,李嘉誠的商業版圖終於觸及內地。
對李嘉誠來說,這是風雲際會的一年,也意味著超人對內地市場開始充滿信心。


隨後,在長安街邊,天安門東覈心地段,建成東方廣場。
勢頭一旦打開,持續的投資就源源不斷。到香港回歸的1997年初,李嘉誠對內地的投資額已達500億。
雖是晚來者,但隨著大手筆的投資,李嘉誠在內地的回報卻持續上升。
1995年,總市值超420億美金;2000年,暴增為1850億港元;到2009年,又突破了1萬億港元。
前15年,總資產不到400億美金;進入內地15年,增長為1200多億美金。增長3倍多。
這15年裏,得益於內地的高速發展,李嘉誠登上亞洲首富寶座,一坐就是15年之久。
如果說1993年之前,李嘉誠的財富是靠他辛苦打拼而來的;那麼1993年之後,則是充分享受了內地高速發展帶來的紅利。
所謂時勢造英雄,是也。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