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東與李嘉誠(深度揭露)叁

後來者李嘉誠在內部快速發展,終成亞洲首富。
而此時的霍英東,除了在內地投資,還為中國恢復在各項國際體育組織中的地位,積極奔走呼籲,搭建關係網。
隨後的幾年間,中國相繼獲得國際羽聯、足聯、籃聯等席位。而在這背後,都有著霍英東的身影。
後來,凡有國際賽事,他都帶頭捐錢。北京申辦亞運會成功,他捐建了亞運村的游泳館,和北京貴賓樓。
賽事結束,霍英東又爆發強烈願望:中國一定要舉辦一次奧運會。
之後,他再次全球奔走。但遺憾的是,最終以一票之差,痛失2000年奧運主辦權。
後來,霍英東患有淋巴癌,但仍不忘申奧。2008奧運場館中,最大一筆捐贈即來自霍英東。


與李嘉誠的利潤至上原則不同,不管是投資,還是為體育奔走,霍英東考慮的都是大局。
相較順風順水的後來者李嘉誠,到內地第一個吃螃蟹的霍英東,並沒有那麼順利。
因為巨大貢獻,霍英東成為第一個在全國政協、全國人大任職的香港人之一,也是香港首位全國人大常委。
香港回歸時,霍英東在主席臺就座,近距離見證了國旗在香港冉冉升起,熱血沸騰。
毋庸諱言,此時的霍英東,擁有財力、實力,乃至政治關係,已是商界最大贏家。

但實際上,在後來的投資中,卻被處處掣肘。
為了開發老家番禺南沙島,霍英東投入了幾百億,目標是將南沙建設成小香港。
可是投入鉅資,卻被肆意刁難。
投資1000萬修建的大橋,無償捐贈給地方後,卻在收取的過橋費中,寫著霍英東的名字。意即費用進入了霍英東的腰包。
捐款修橋,無償捐贈,到頭來卻還要被千萬人唾駡。
1984年,國慶35周年,霍英東被首次安排登上城樓觀禮。
站上城樓,看到各種隊列走過,霍英東眼淚嘩嘩的流。
霍英東觸景生情,眼眶濕潤。可李嘉誠,卻在2015年見好就收,撤資內地。
當初,憑藉內地改革開放和香港回歸的契機,李嘉誠在中、英、港督政府之間來回周旋,為李氏家族的商業帝國帶來政治外溢。


而如今,李嘉誠年事已高,已無力繼續掌舵李氏商業帝國。
20多年的內地商業經歷告訴李嘉誠,要維護好商業帝國的運轉,不僅需要商業天賦,還要有政治頭腦。
而李嘉誠的兩個孩子,一個內斂低調,一個不喜政事,都難以複製他與政治打交道的經驗。他的商業洞察力和政治資源,也無法傳給子嗣。
好的時候不會看得太好,壞的時候不會看得太壞。
面對此境,不賺最後一個銅板的李嘉誠,撤資,就成了最佳之選。
1993年進入內地,2015年撤資中國,整22年時間。
22年,成也李嘉誠,去也李嘉誠。
霍英東,李嘉誠,這兩個生於上世紀20年代、僅相差5歲的香港富豪,在行事風格上卻有著天壤之別。
前者赤膽忠心,胸懷大局;後者謹小慎微,個人得失擺在第一位。
原本,霍英東是香港第一批富豪,但為了國家,先得罪港英政府,後冒險投資內地,讓他失去了攫取更多財富的時機。
而李嘉誠,審時度勢,踏足而行,沒有十足的把握絕不冒進,這是他日後成就首富王冠的基石。
兩個不同的人,兩顆不同的心,誰優誰劣,自在人心。
就如李嘉誠所言:
我是一個純粹的商人,需要的只是利潤,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來衡量我。

 

1983年,霍英東查出癌癥,本可以到美國接受治療的他堅決要到北京治療,他說要死也要死在自己國家。霍英東奇跡般地又活了23年,2006年10月霍英東在北京病逝,靈柩上蓋紅旗,葬禮按“國葬”舉行,政府以高規格送別了這位企業家,好朋友。
遺體返港期間,霍英東的靈柩上覆蓋著鮮紅的國旗,董建華、何鴻燊、李兆基等10人扶靈。級別之高,堪稱“國葬”。
伴著香港的海風出生,在國葬的禮遇中離世。
去世前,霍英東自我總結: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

 

不管是在抗美援朝的時候幫助國家偷運物資,還是改革開放時期推動國家經濟建設,還是在國家的體育事業上盡心盡力,這位愛國商人為國家所做的貢獻都無法用金錢衡量。他愛國至誠,光明磊落,將個人命運與國家興衰融為一體,他的愛國精神與高尚品格永遠值得我們尊敬和懷念。

霍英東伴隨著香港的海風出生,在”國葬”的禮遇中離世。前半生,他推動香港從小漁村蛻變為矗立亞洲的東方之珠;後半生,他傾注心血”喚醒”東方雄獅;這之後,他的名字被寫入史冊。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