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億羅氏家族爭產案將有定局,99歲媽媽有信心鬥贏子女

據報導顯示,疑似羅氏家族內鬥、涉嫌600億資產的家族爭產案,在3月底(29日)原告進行了結案陳詞,33日的審訊在那時候已完結,而判決結果,將於下星期公佈。

對於這一次始於2016年的案件,作為原告一方的,99歲老太太杜莉君(家族創始人羅鷹石遺孀)就表示了:“很有信心可以贏的”。

但是無論如何,哪一方贏了。
都會徹底輸掉親情。

以上,就是這幾年轟動香港全城的“600億爭產案”的家族糾葛後續,為何家族會鬧這樣的事情?看下圖基本可以瞭解了哈,家族內鬥也因此分為兩派。

內鬥緣由是什麼?

先介紹下這個家族吧?羅鷹石,廣東潮州普寧人,年輕時來到香港白手起家,從事建築和房地產賺到第一桶金,在他一點一點的耕耘下,創辦了至今廣為香港人熟知的鷹君集團(老牌地產商)。

羅鷹石事業有成,又有賢內助杜莉君,為他一口氣生了9兒女。2006年9月1日,羅鷹石逝世,家族就有兒女們打理,他的兒女大部分都很厲害,在商界都非常傑出。但是吧,兒女多了,就容易發生爭吵……

於是乎,到了2016年,羅老太杜莉君突然入稟高等法院,控告家族基金信託公司:滙豐,要把它撤換掉,因為這個公司,沒有執行她的要求:1、沒有幫忙增持自己的股份,滙豐失職;2、沒有將3兒子、5兒子從基金受益人中剔除出去。

由此,鬧出了爭產案。

根據羅家四子、有“上海姑爺”之稱的里安集團主席羅康瑞的說法,這份信託收益由羅家三子、鷹君集團董事會主席羅嘉瑞占最大份額,五子羅鷹瑞次之,而分配的管道全是由父親羅鷹石生前決定的。

羅鷹石去世後,鷹君交予三子羅嘉瑞主理,幼子羅啟瑞則為副董事總經理。長子羅孔瑞、長女羅慧端及羅嘉瑞的兒子羅俊謙,為執行董事;四子羅康瑞及五子羅鷹瑞為非執行董事。鷹君近年分拆出的冠君產業信託及朗廷飯店,也由羅嘉瑞出任董事會主席。

今年5月,羅家六子羅啟瑞重選鷹君執行董事意外獲86.16%大比數否決,最終出局董事會。羅啟瑞同時不再擔任鷹君副董事總經理及董事會轄下財務委員會委員。

此前,羅家次子、富豪產業信託主席羅旭瑞已將母親羅老太接出金馬麟山道大宅,搬入自己麾下的銅鑼灣富豪香港飯店。隨後,傳出三子羅嘉瑞及五子羅鷹瑞欲到飯店探望母親,卻遭警衛阻攔。

同日晚宴,羅老太和長子羅孔瑞、次子羅旭瑞、幼子羅啟瑞等人一同吃飯,除了身在內地未能出席的四子羅康瑞外,三子羅嘉瑞和五子羅鷹瑞也未出席。

這不禁讓人解讀為羅家第二代不和已擺上檯面,以三對三,分裂為兩派。


有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信託基金成立時,會清晰界定成立人、受託人及受益人的身份,成立人會有意願書,講明他在生時如何打理資產,死後又如何分配。如要撤換受託人,需要全部受益人一致同意,或能證明受託人有違反信託成立時的意願,才可入稟要求撤換。

由於羅老太曾與羅鷹石一起打拼,連公司名“鷹君”也是將兩人的名字合併而成。在2006年羅鷹石去世後,羅老太成為最掌握信託成立人意願的人,這在法律上至為關鍵。如今羅家子女分裂兩個陣營,都想拉羅老太到身邊。

支持羅老太入稟的羅旭瑞、羅啟瑞都表示母親確實想從信託中取回部分資產,改由自己安排,強調母親頭腦清楚精明,取回的資產比例與處置管道均由羅老太自己決定。並表示這是羅老太自己的決定,她想讓所有人都開心,認為自己有責任好好分配財產,已經策劃一年有餘,而並非如羅嘉瑞所說事情很突然。

據瞭解,就是在2016年,3子羅嘉瑞連同兄弟羅康瑞、羅鷹瑞3兄弟提議分身家,滙豐也曾提出這樣的建議,就從家族拿1億給羅老太養老,其餘就按比例分配給9兒女。這樣重新分配信託基金的,會讓身為主席的羅嘉瑞,從第二股東陞級做第一大股東,直接控制家族600億資產。

說白了,羅老太要告滙豐的目的,就是不希望3子權勢坐大,成為公司的一把手,這對她和一部分兒女十分不利。

2017年,羅老太98歲生日的時候。
家人為她擺大壽,這個時候家族就已經不像是港劇裏:“一家人最重要的是齊齊整整”了。來為羅老太賀壽的,除了一眾親朋戚友之外,9兒女中就只有站在她這一邊的5個兒女。鬧到這樣的局面,不知道羅老太心裡怎麼想。

我們沒辦法去揣測。
在她心裡,3子羅嘉瑞是變壞了的一個兒子:“他以前很聰明、很勤奮、很節儉的,人格十全十美的那種,但最近忽然變了,想要拿掉家族的所有財產、地位,為了錢和阿媽(我)對著幹”。

站在哥哥羅嘉瑞這一邊的4子羅康瑞,他是這麼說的:“我一直敬愛母親,但現在我覺得她多年來任職家庭主婦,幾乎再沒有參與任何公司事務了,加上年事已高,有些事被人操控而不知道”。

聽到這番話的羅老太,就向傳媒表示:“生成棚狗,都唔系人!”。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