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系星爺御用龍套雪藏兩年成TVB綠葉,現有黃子華扶持,曾志偉照住,左右逢源成人生贏家

在大部分人理念中,“油腔滑調”似乎是一個頗有貶義色彩的詞彙,因為它常常暗含著當事人卑躬屈膝,為利益、為人情,為五斗米不惜折腰的“不體面”。然而世間所有的不體面,其實總歸為了體面而存在。相比起那些在朝不保夕時,依然勉為其難地硬撐著英雄氣概,適時俯身示個好,似乎會是更聰明又通透的做法。

而今天的男主角,以前总是被人诟病他“马屁王”,但能从演员走向商界,从小小谐星变得左右逢源。甚至连圈中老前辈们对他都乐意扶持,我相信这个人的生存技能,绝对不仅仅拍马屁那么简单,毕竟这个圈中每一个都是聪明透顶的人精,今日我们就来讲讲这个TVB交际王的故事。

首先从一场轰动香港娱乐圈的婚礼开始。这一天香港将军澳一所不算太起眼的酒店,突然接到一桩史上最大压力的婚礼预订。本来男女主角到酒店订桌试菜时,经理眼见新郎是熟悉艺人。难免多显几分殷勤热情,但这位艺人一直是个跑龙套的配角而已。

這樣的小人物,經理料想他即便擺酒應該也不過二三十桌。連娛圈日常那些金光閃閃的四季、半島也訂不起,他這場婚禮應該也是親朋好友喝一杯的小儀式而已。然而試菜完畢,到真正下訂時,經理卻不免大吃一驚。原來這對新人竟然準備筵開68席,而看到經理的瞠目結舌。男主角更摸摸自己的小平頭,不好意思地說:

“我電視臺朋友多,本來只打算擺50桌。誰知道消息一傳出去,個個都要來。哈哈哈,大家這麼給面子,我一定要請的。”

68圍,幾百比特嘉賓。這實在不算一個小數位,而到了設宴當晚,星光熠熠程度更是讓飯店上下乃至全香港媒體都歎為觀止。TVB上至修哥羅蘭姐,這些前輩。下至一群平素習慣小傲嬌的出走小生林峰、鄭嘉穎、吳卓羲,全部樂呵呵地前來捧場,估計半個港圈的人都到了。

當晚,大家甚至歡樂得把這場婚禮當做喜慶聚會,到處集郵拍照。陣容比臺慶更輝煌更熱鬧,也更無拘無束。這樣的一晚,觥籌交錯賓主盡歡,第二日馬上成為全香港娛樂版頭條。

觀眾們在歡欣一晚看盡TVB近三十年,南來北往眾多藝員面孔的同時。更驚訝於這個一個小小配角結婚,竟然能如此大面,請下數百藝人。這個所謂的“小人物”,看來一點也不能小看。然而,大家都不知道,這樣一個在幕前常年做男主角弟弟、女主角阿哥的小綠葉。私底下,其實一直稱呼,棟篤之王黃子華為“師傅”。

稱喜劇之王周星馳為“老闆”,叫掌門人曾志偉為“老豆”,喊鄭嘉穎作“大哥”。這樣多關係,他依然能處理得遊刃有餘。而這裡每一個讓他稱呼著的藝員,無疑都是圈中有頭有面有地位之人。這個左右逢源得讓人目瞪口呆的人就是林子善。

而林子善的這一身交際技能還得從他幼年開始說起。鏡頭回到三十年前,林子善的爸爸媽媽當年只在香港屯門經營一家小小大排檔。雖說是東主,但說到底也只是為了謀生養家。再加上屯門地處偏遠,到處是農田荒野,而林氏一家,就在這個地方,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地經營著這家食肆。

因為家裡貧窮,林子善很早就要到店鋪幫忙。而那時的屯門,不但地方偏遠,更是警力難理的地方。這裡長期聚集著不少黑幫人物,大家都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商討大事”。

一來二往之下,小小的林子善已經要接觸這些“大哥”,“大姐”。而為了不被這些惡人們欺負,他更練得一身交際手段。他明白這些人不喜歡人阿諛奉承,但也接受不了你對他不聞不問。你要表現出足夠景仰崇拜之餘,對他們的事必須要該聽不懂時絕對不要聽懂。

就因為這樣識時務、有態度。這個長得普普通通的矮矮小夥子,很快深得那一眾老大們的歡心。大家喜歡他聰明又會做事,說話聽得人開心又歡喜。甚至邀請他入社團,一起撈偏門。

只是林子善外表善良忠厚,其實內裡也是心明如鏡。他可以討這些人歡心,但真的要他學陳浩南血拼江湖,那未免太刺激了。他寧願學鄭伊健,勇闖娛樂圈。

是的,不要看林子善外形乏善可陳。但他確實一開始已經對投身藝人這個行當,情有獨鍾。而且他還用盡方法手段,打探到雖然這個圈從來是靚仔靚女們的天下。但有一個地方,卻特別喜歡招募身形矮小的新丁們。這個地方就是郭富城的伴舞訓練營,因為江湖傳聞,郭天王找伴舞,只會找比自己矮小的。

而在得到這個重要情報後,子善當然歡喜若狂,還特別苦練舞藝。就等到在郭天王身邊發光發熱的一天,然而上天對他確實算是不薄,在他還未走近城城身邊之前,有一個機會又突然出現在他眼前。

這一年香港娛樂圈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喜劇之王周星馳準備籌拍一部映射自己心路歷程的半自傳作品。而這部戲,和以往他所有電影都不一樣,他要發掘新面孔,要在全華人地區公開招收喜劇演員。

這件事,當時幾乎每天都佔據香港娛樂版頭條。而星爺的面試大本營,就設在廣播道,每天去應聘的人潮可以整整把廣播道塞滿之餘,還打好個幾圈。

這樣一場年度大事,本來已經在埋頭練習舞蹈的林子善根本不大知曉。但因為他平時和舞蹈團的師兄弟們午休吃飯,總喜歡說些笑話,逗得大家嘻嘻哈哈。大家眼看他這麼有喜劇細胞,那段時間都極力慫恿他去報名面試。林子善其實從來沒想過,但既然自己也想當藝人,去見見世面,也是好事。

於是這一天,他毫無準備地就來到廣播道填表。在經歷了十幾個小時排長龍後,他終於見到傳說中的周星馳,隔壁還有只能在電視電影才看到的吳君如。

見到藝員,林子善當然興奮。這時周星馳給他出了一道題:“你要扮演一個不是自己的自己。”這句話拗口又複雜,其實林子善聽得不太明白。但他知道,總之是要你扮演一些人就對了。

這時,他想起以前屯門大排檔的熟客洪爺。這位洪爺,門牙全爛、說話漏風,又喜歡吹牛。於是,他便開始按照記憶扮起了這位洪爺。想不到這樣一扮,他不僅被周星馳相中。還把這個洪爺的角色原封不動搬到後來的《喜劇之王》中。

這一下,林子善算是突然陞級、突然爆紅。而周星馳還把他簽到旗下做藝人,這種天降橫財的順風順水,林子善當然喜出望外。還沾沾自喜得每天在計算著自己以後會有很多片商上門,會成為圈中喜劇新星,甚至沖出香港、沖出宇宙。

那時的林子善,確實已經做好人生贏家的打算。誰料在《喜劇之王》後,他確實出了名,但周星馳把他簽回來,每個月按時發固定薪水,卻從來不幫他接戲,他足足呆坐冷板凳兩年。而最悲催的是,雖然收入微薄,但作為藝人總需要些包裝。於是那兩年,他只能靠家人女友接濟,日子過得彷徨又無助。

就這樣一池死水地過了兩年,到了第三年,他自覺這樣不行。沒理由一把年紀,長期啃老吧。於是,他開始四處發放消息:“各位兄弟姊妹,大家有什麼賺錢途徑就找我吧,我不怕苦不怕累,最怕窮。”

事實證明,天無絕人之路,就在他一輪敲鑼打鼓後。有夜場開始找他做DJ打碟,這些夜場當然複雜,而林子善因為有舞蹈底子,很多時有些阿姨靚女到夜店玩,還要指明叫他陪跳舞。

這種情景,林子善自己也說好像已經和做舞男沒啥分別。換作其他男星,一早因為面子掛不住,甩手就走。但他還是笑臉相迎,因為說話搞笑又有點名氣,更成為夜場名草,收入漸長。但林子善自己很清楚,夜場只是賺錢求生的非常手段。他還是要見縫插針,找機會重新複出,重新成為一個藝人。

這時,當年和他同投星爺陣下的陳國坤給他打了個電話,讓他一齊幫忙搞演藝人協會的慈善秀。這場活動其實是沒錢收的義務勞動,但林子善一聽,整個人馬上興奮起來。他知道,機會終於來了,而靠著這一次他搭上了曾志偉,更熟得直喊“老豆”。

既然成了曾志偉的幹兒子,志偉哥當然不會待薄林子善。於是那時開始,林子善多了不少曝光機會。而所謂人走運時,雙喜臨門也不多。

那段時間,有次他和其他演員一起探班黃子華。竟然和一向高深通透的子華一見如故,後來黃子華回TVB拍《奸人堅》,還破天荒提了一個條件:“我拍可以,但我一定要林子善做我搭檔。”

黃子華在TVB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他開金口,高層監製怎麼可能不答應。就這樣,林子善得到這個和黃子華一起搭檔拍戲的機會。後來更在拍攝期間,和子華感情越加深厚,直接認了對方做師傅。

黃子華收徒弟,這似乎是不可想像的事。這樣一個藝術家性格的藝人,根本不可能收徒。但其實,林子善和他的相處,與其說師徒,還不如說是兄弟。

據說有次子華開棟篤笑之前,子善到後臺探班。一看到子華又瘦了一圈,馬上哭了出來,子華還笑著安慰他。能讓黃子華這樣外冷內熱的人對他也這樣親昵,實在不能不佩服林子善打動人的能力。

而相比起子華,他和鄭嘉穎的相處也更讓人嘖嘖稱奇。因為嘉穎在電視城裡,其實是出了名高傲難服侍。他少年得意、中途坎坷、又在電視城複出。一直以來,鄭嘉穎對自己的一線小生功力都極度自信,這種自信常常讓他看不到身邊的任何人。然而,這樣的自信的鄭嘉穎因為一部《怒火街頭》認識了林子善。

他發現這個小滑頭,不但鬼靈精多主意,而且還有種難得的坦白。常常讓自己歡喜而放心,可以無拘無束地和他盡訴心中情。他也從來不會和外界透露半句,更加不會像圈中其他“偽人”一樣,是非當人情。就這樣,鄭嘉穎和林子善越走越近,兩人開工收工一起吃飯聊天。私下還經常相約飲酒談心,林子善人前人後還對嘉穎一口一個“大哥”,叫得無比自然親切。

 

而與此同時,林子善因為拍《學警狙擊》也和三哥苗僑偉熟絡起來。三哥甚至會招呼他到自己家裡吃飯,連三嫂也對子善疼愛有加,人前人後都贊林子善有“赤子之心”。

是否有赤子之心,其實外人很難做判斷。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在人際交往方面確實極度成功。最明顯的,後來當林子善陞級做老闆,開了一家叫龍鳳冰室的茶餐廳。這家小小店鋪和香港千千萬萬的小型茶餐廳一樣,不高逼格、地方也不寬敞。換作平時,圈中任何一個藝人,也不會到這樣的地方兜轉,害怕影響身份。

但林子善開業那天,不僅貴客盈門,而且全部是超級巨星。從曾志偉,叻哥,三哥,三嫂這些前輩到黃子華,鄭嘉穎等等。全部踏破門檻,簡直成為香港娛樂版神話。

我經常認為,所有的幸運都不會是偶然的。有人說林子善是“馬屁精”,說他之所以成功,是馬屁拍的響亮。而面對這些頗有諷刺色彩的評論,林子善每每聽完只是一笑而過。所謂小人常戚戚,我相信那些真正詭辯計算的小人們。其實多會有種閃閃躲躲的慌張,生怕被人看穿心裡陰暗的謀算。而林子善這種,我更覺得是對生存的坦白,為了生存,我可以彎下腰。但即便彎腰也是光明磊落地抬著頭,我依然有著自己的尊嚴。你可以笑我罵我,但我只是想有立錐之地,這有什麼可恥。

這就是林子善,善於迎合所有人,也善於隱惡揚善。記住每一個人的好,只看到他們值得崇拜的地方,從來不會得罪任何人與事。其實這樣知人而不論人,已經是很高超的生存之道。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