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錦江:對不起,我不是三級片男星!

提到徐錦江,首先會想到色情,然後會想到暴力與粗魯。然而接觸徐錦江,第一會感受到才情,第二會感受到溫和與細膩。這個天大的反差讓人不禁感悟:瞭解一個人,不光只用眼,還要用心。

“你們知道嗎?那個鼇拜原來是個三級片演員!演了好多三級片!”
我們當時熟悉的鼇拜是影視版《鹿鼎記》裏的人物,周星馳的電影版和張衛健的電視劇版,都由徐錦江飾演。
此人高大威猛、氣場很強、惡相十足,演鼇拜倒十分合適。不過他演三級片,倒是萬萬想不到,直到自己從網咖菜鳥混成了老司機,才對此見怪不怪。

在搜尋引擎裏輸入“徐錦江”三個字,連結多是和“三級片”有關,字眼是“激情”“強奸”“火爆”之類。這無論對於從前的徐錦江還是當下的徐錦江,都是他不大樂意看到的,不希望自己的面孔總是貼著“三級”的標籤。
不只徐錦江,哪怕以猥瑣形象示人的曹查理都有其辛酸和藝文的一面,而對於身份多重的徐錦江而言,更希望別人瞭解他的更多面孔,不用太多,起碼得知道他的三副面孔。

演員徐錦江

這副面孔很多人都認識,無論是什麼年齡段的人,都能夠在自己興趣範圍內的影視作品中找到徐錦江的影子,當然包括三級片。其實,成名於香港的徐錦江並非香港人,而是東北人,1961年出生於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不過可能因為很早就漂泊在外的緣故,他的普通話實在不咋道地。

在廣州讀書畢業之後,21歲就到香港發展,但搵食不易,當過糢特和歌手,也當過龍套,在不少邵氏電影中打醬油,總之是一直都不怎麼景氣。直到碰到了麥當雄,他人生中的伯樂之一。

1987年,主演電影《省港旗兵續集》,告別龍套生涯,但只是保住了演員工作的飯碗,離藝員的距離還遠。此後,除了三級片中擔綱主角,徐錦江都是以配角身份出現,還獲得過第1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第1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

在麥當雄旗下拍攝三級片是從《偷情寶鑒》開始,徐錦江飾演權老實,和葉子楣以及日本女星都有激情戲,從這部“玉蒲團”開始,徐錦江就和三級片結了緣,到了王晶旗下,更是“變本加厲”,成為激情戲的尺度擔當,和翁虹、李麗珍、舒淇等一眾知名或不知名的女星飆過戲,而“玉蒲團”系列算是拍了個遍,除了《玉蒲團之偷情寶鑒》,還有《玉蒲團之玉女心經》《玉蒲團之官人我要》《玉蒲團笑傳》。三級片中的時裝片、古裝片、鬼怪片、恐怖片還有電視劇,徐錦江都有參與,數量想當可觀。

別看外表粗糙,徐錦江內心和細膩,拍激情戲前要洗漱乾淨,有了生理反應馬上叫停,做激情動作前會徵求對手同意,是個十足的謙謙君子,囙此獲得了女星們的尊重,很多人拍戲完都會送賀卡給他,並且和他成了好朋友。

拍戲時,徐錦江十分尊重女星,絕不趁機揩油。拍戲前,他會漱口,不喝咖啡,不吃有異味的食物。雖然全身一絲不掛,但當出現生理反應時,他立刻請導演喊“卡”,待“消腫”後再上場,有時候還會給丁丁部位粘上透明膠帶,拍完再忍痛撕下來。

至於為何拍三級片,主要還是為了生計,甚至當演員都不是徐錦江的目標追求。徐錦江說自己是家裡的男丁,肩上的擔子很重,為了掙錢,不得已而為之。
但入行以來,無論內心願意與否,他還是敬業專注,用心演繹每個角色。

囙此得上了抑鬱癥,那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七日鮮”電影很多,徐錦江忙到不行,精神上無法適應這種快節奏,加之對生活的迷茫,使他有了自殺傾向,據他回憶有天早上起床,看著樓下就想跳下去,還好家後及時發現制止。這一方面體現了他自己常說的“敏感內向”的性格,一方面也說明他對演員工作的全心投入。
香港回歸之後,徐錦江的事業也往內地發展,電影作品少了,電視劇多了起來,拍了不少武俠劇,將金庸、古龍、梁羽生、溫里安演個遍,還演了《西遊記》裏的沙和尚,算是香港演員北上之後轉型順利的代表人物。

畫家徐錦江

徐錦江的性格和自己的身材、喜劇演員的身份都不相稱,他敏感,而且愛哭,這是十足的藝術家性格。沒錯,他就是藝術家。上文提到,他在廣州念書,念的什麼呢?是廣州美術學院,學畫畫的。他到香港發展後,也曾辦過畫展,但不成功。

徐錦江出身在行醫世家,但他對醫術沒有興趣,反倒是對繪畫興趣濃厚,正好他家和廣州嶺南畫派大師關山月是世交,所以他成了從不輕易收徒的關山月的閉門弟子。
說起這位關山月,是嶺南畫派第二代代表人物,代表作品有《江山如此多嬌》《俏不爭春》《綠色長城》《長河頌》,秉承嶺南畫派創始人高劍父,執教於廣州,培養出了陳金章、林鏞、史正學、吳澤浩等第三代嶺南畫派傳人,是比特宗師級人物。
不過藝術有時難免和吃飯脫離,徐錦江才不得不改行當演員。但在影視圈那麼久,徐錦江還是沒有忘了熱愛藝術的這顆初心,是一名懷揣藝術夢想的三級男星,銀幕上巫山雲雨,在有些人看來是低級墮落,徐錦江卻不想敷衍每個角色,而且在演技提升的同時,畫功也沒耽擱。

2015年11月21日,在北京舉辦了一場群星雲集的繪畫作品展,名字為“徐徐丹青似錦江”,是徐錦江的個人繪畫作品展,現場助陣的藝員包括侯耀華、翁虹、李菁、尤小剛、張紀中與“西遊”師徒聶遠、吳樾、臧金生,張豐毅、黃秋生、羅海瓊、莫少聰、唐傑忠……據說有400多位,媒體報導時說“驚動了半個娛樂圈”。
翁虹更是捧著徐錦江的臉鼓勵和祝福,姿態十分親密。十多年前,徐錦江和翁虹合作《滿清十大酷刑》和《青樓十二房》,在《青樓十二房》裏,徐錦江將翁虹在沙灘上“強暴”,兩個曾經在銀幕上肉帛相見的人,能夠保持如此多年的友誼,可見徐錦江的人品不錯。

而一直以鐵漢形象示人的徐錦江更是淚灑當場,我想這淚一方面為朋友們的仗義而流,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終於圓了作為畫家的夢想。從跟隨關山月學畫,到香港謀生,再到舉辦個人畫展,個中滋味應該太豐富複雜,所以他才會百感交集。而且徐錦江的畫價值也算不菲,一幅可賣到80萬元,當然名人效應也占了不小比例。

徐錦江作品

給他助陣的人中有個名字是“唐傑忠”,是相聲名家,老爺子上一年剛剛去世,無數粉絲都表示懷念。除了是關山月的弟子,徐錦江也是唐傑忠的弟子,2009年拜師成為老爺子的關門弟子,不過以徐錦江的普通話水準,要說好相聲只怕要費不少功夫。
不過,徐錦江對於藝術的熱愛倒可見一斑,總是找機會往藝術堆裏紮,繪畫、曲藝、影視等都有參與,是相聲界裏演戲最多的,演員堆裏畫畫最好的,繪畫界裏學過相聲的,也算藝術技能大滿貫了。
徐錦江在臺上眼泛淚光,激動得半晌說不出話。鐵漢柔情,感動全場。

中國郵政曾經為他的畫出過一套郵品,頭銜是不折不扣的“中國當代藝術名家”。

好男人徐錦江

電影《色情男女》中有個場景:徐錦江拍戲之餘會帶著妻子抱著孩子來參觀片場,哪怕拍攝的是三級片,讓其他人很吃驚和感動。
其實,現實中的徐錦江和此差不多,他和家後殷祝平(外號螞蟻)的愛情婚姻還是很傳奇的。

 

1994年,徐錦江到雲南拍戲,在飯店聚餐時看見窗外有個女孩子,或許是藝術家的細胞太多,他還不知道對方姓名、年紀,就跑出去攔在人家面前,直截了當地說“我要娶你,想和你結婚”。

結果自然是被人家當了瘋子,拒絕是必然的,但徐錦江對這個女孩子一直念念不忘,還說自己和關山月學畫的時候,曾經畫過一幅未來妻子的畫像,就是這個樣子的!
半年後,徐錦江去北京拍戲,居然又碰到了這個女孩子,這才知道了人家的名字、籍貫、職業,當然,他還是不忘了求婚,而且攻勢十分迅猛,沒想到上次還被當成了瘋子,這次居然贏得了女孩子的點頭,殷祝平答應了徐錦江的求婚,二人囙此組建了家庭,算了閃婚的典型,恩愛至今,也是模範夫妻的典型。

這段故事一直在網上熱炒,很多人都想不到,這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會有如此浪漫的愛情故事。進入婚姻生活後,二人相互理解扶持,甚至參演了那樣多的三級片,也絲毫沒有影響夫妻間的感情。
徐錦江對於妻子更是呵護備至,拍戲時受傷,都捨不得給妻子打電話,因為那個時間正是妻子的睡眠時間,他不想囙此吵醒妻子。
2007年,兒子出生,取名徐非。徐錦江對妻子貼心照顧,殷祝平也推掉各種應酬照顧家庭,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因為徐錦江演古裝戲不方便化妝戴頭套,索性留了大光頭,殷祝平就說“乾脆我們一家三口都剃光頭算了”,結果我們看到各種場合出現的徐錦江夫婦都是同一髮型,夫妻情深以此為證。

徐先生其實是一個比較內向、挺悶的一個人,他有些舉動真的讓人覺得跟電視上完全不一樣。因為他本性是非常浪漫的一個人,非常注意生活的情調,如果有空的話,他可能就在浴缸裏灑滿花瓣,點上蠟燭,然後拿著他最喜歡的作家的書在浴缸裏看大半天書——妻子殷祝平評估

“七十年代開始,香港的電影發展進入一個黃金時期。從看電影到被星探發掘去演了第一部電影,這之後便一發不可收,繼而在香港電影最好的時候參演了很多部無論香港還是大陸都膾炙人口的影視作品。我的夢就在這樣的花樣年代演繹!甚至所有的人都相信,我的夢被華彩充斥,在很多人眼中我似乎是一個夢想成真的人。”
提到徐錦江,首先會想到色情,然後會想到暴力與粗魯。然而接觸徐錦江,第一會感受到才情,第二會感受到溫和與細膩。這個天大的反差讓人不禁感悟:瞭解一個人,不光只用眼,還要用心。

生日快樂,我們的雷神!

 

 

 

本文轉載與香港電影
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