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武為她傾城、徐克欽點她為祝英臺,千萬別忘了上世紀的男神殺手還有她!

上世紀90年代,香港娛樂業正當蓬勃生起,日趨成熟的行業令不少唱片和電視電影公司看到大量商機,以四大天王們為首的明星們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真是羨煞了少女少男們。
除了天王們,尚有被封為玉女的靚女們,而她們中的楚翹在當時被喚作玉女掌門人。
提及這個名稱,第一個被想到的名字是周慧敏,然而她並不算首任,那時還有一個和她並駕其驅甚至名氣超過她的葉蘊儀。

但是玉女們是有年齡限制的,當葉蘊儀95年與香港玩具富商陳柏浩結識並結婚。
周慧敏又逐漸淡出娛樂圈時,誰是玉女掌門接班人又在娛樂版中被熱議,而在當時呼聲最高的是

——楊采妮

楊采妮,1974年5月23日出生於中國臺灣省臺北市。英文名Charlie幼年時成長於香港,父親是上海人,母親是臺灣人。中學就讀於德望學校,在十五歲時前往美國念書,三年後回到香港。

17歲那年楊采妮還在讀書時,就接拍了謝瑞麟的金飾廣告,廣告的男主是郭富城,這部跟天王級人物合作的廣告令人對她刮目相看。

92年她簽約EMI唱片公司成為歌手,教她唱歌的老師是香港歌壇著名的藝員老師——戴思聰。而在那一年周慧敏正式被封為“玉女掌門人”。
93年,楊采妮接替已過檔期的王祖賢,參與了電影《東邪西毒》的拍攝,雖說飾演的少女村姑這個角色沒幾分鐘戲,但已經令她嶄露頭角。

首張專輯《愛的感覺》推出一周即有金唱片銷量,而這張專輯讓她奪得93年度無線十大勁歌金曲“最佳新人金獎”。

事實上,當年她獲“最佳新人金獎”時,臺下一片噓聲,場面頗為尷尬…..
當時東方新地雜誌嘉嘉音樂專欄這樣評論道:在過去一年,香港樂壇出現了無數的年青女歌手,要你在一分鐘內數出十個名絕不難,但要你把她們的樣子與名字對拼,便有點難度,當然,楊采妮例外。她簡直是93年樂壇的新希望。

在她正式出唱片前,她已輕而易舉地,在閃卡(當時流行的一種三寸藝員卡)王國中成為女王,然而,這種受歡迎程度,對她來說,其實是一種壓力。
不是嗎?既然如此受歡迎,別人便對你有期望。別的新人,第一首歌唱得不好,還可能有另一個機會,但楊采妮如果第一首歌不夠的,便有危機了。
“請無愁地飄去,當難留多天……”不是太好的一首歌,但也可過關。

雖然她的颱風與那套少數民族似的歌衫,近日備受評論,但她勝在樣子甜美可人,而其歌聲更有別於其他新進女歌手,成熟有味道,歌路應該較闊。而她較其他新進女歌手優勝的地方,是她在對答上較有條理,不像其他人詞不達意,語無倫次。

另一篇CD彈贊則寫得犀利:論樣貌,楊采妮難以歸為靚女輩,只屬五官端正兼有一把惹人注意的長髮,不過,此姝最大的特色是擁有一份清純的氣質,不造作,加上她無時無刻不提醒我們有張叔平這位美學家做她的形象顧問,托他的真材實料,楊采妮的形象玉女得來又唔似刻意扮純情,似乎蠻被年輕樂迷受落。

楊采妮是幸運的,因為她出道逢時——出道在一個偶像崇拜,FANS認人唔認歌的樂壇,就算楊采妮的歌藝如何不精,處女大碟收錄的歌曲水準如何差勁,她都能突圍,唱片賣個驚人數位。

雖然她師從名門,然而也許是浸淫的日子尚短,楊的歌唱技巧似乎談不上,聽她演繹歌曲,簡直有一“音”驚心的感覺,隨時都有走音的可能。

94年楊采妮出演了其從影史上第一部重要作品《梁祝》。

《梁祝》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愛情故事,在徐克拍攝電影之前,已經有好幾個戲曲版,還有何占豪、陳鋼作曲的足以和故事一樣流傳千古的小提親協奏曲。

作家李碧華說:“大概一千萬人之中,才有一雙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為蛾,蟑螂、蚊蚋、蒼蠅、金龜子……就是化不成蝶。並無想像中之美麗。”

“舊瓶裝新酒”本來就是徐老怪的拿手好戲,片中他充份發揮了這份特長,將一個傳誦多年的經典愛情故事成功地年輕化和現代趣味化。吳奇隆楊采妮版《梁祝》開創經典。開頭就是那個開頭—書生書童結伴而行;結尾也就是那個結尾—兩隻蝴蝶翩翩飛去。但是其間的在書院裏的生活被拍得妙趣橫生,儼然一部愛情喜劇。這令影片後半部分的悲劇性轉折更加撼動人心。此片在影迷心中享有極高的地位,被譽為影視版《梁祝》中的經典。

祝英臺像一個假小子,走路風風火火,爬到屋頂玩耍;她更應該生為男子。最難得的是,身處富貴之家,有這樣一個趨炎附利的父親,她不僅沒有被禮教束縛,也沒染上絲毫的上層士族的偏狹、傲慢。

與梁山伯一起吃飯時,她樂呵呵地把自己的鮑魚、山菇、燕窩一股腦地夾到山伯碗裏,山伯也傻愣愣地把自己的那份普通菜肴倒給她,她驚歎“哇”,兩人大笑——他們都只是想“我們是好友就應該分享”,這麼萌呆的梁山伯正配得上這麼萌呆的祝英臺。

第一次撫琴,英臺的長髮繞在琴上,那時候的她跟書院中學琴的山伯一樣,不懂情為何物?後來情竇已開,在山伯離開書院時,她不由自主地彈起那首曲子,眉梢眼角盡顯深情。

當祝夫人逼山伯寫絕情信,山伯回想起往昔種種,真是寸寸相思寸寸灰…當英臺看到這封絕筆時,字裡行間皆是血,真是杜宇聲聲不忍聞…

《南都周刊》2008年12月採訪徐克時,老怪居然爆料說:“楊采妮跟吳奇隆,我就感覺他倆當時好像在戀愛的。反正我在現場所見他倆真的有很親密的磁場。有時候拍戲,楊采妮先拍完,卸妝了,吳奇隆就說,‘哎,你為什麼先跑掉,算不算兄弟啊?’她說,‘好,我等你。’對我來說,他們兩個談戀愛挺好的,因為是演《梁祝》嘛。”
徐老怪不但是拍愛情片的高手,更是締造大銀幕最佳CP的聖手。
出演李仁港執導的《94獨臂刀之情》。飾演白複國(姜大衛)的叛徒二學弟汪靖國(徐少強)的女兒小蓮。在這部評論褒貶兩級分化的電影裏,小蓮與白複國的兒子(吳興國)在潘秀瓊《情人的眼淚》的歌聲中翩翩起舞的樣子,充滿了懷舊唯美,令人難以忘懷。
同年發行兩張個人專輯《初戀》及《勿忘我》。獲得94年度香港商臺叱吒新力軍金獎及94年度無線十大勁歌金曲最受歡迎男女合唱歌曲獎《愛情來的時候》。

95年楊采妮和吳奇隆又合作了徐克的作品《花月佳期》。該片講述了戲班花旦洪欣欣(楊采妮)與銀行職員江繼威(吳奇隆),偶遇結怨相識。繼威遭匪徒殺害後,求欣欣助他穿越回兩星期前封鎖自己被殺。在時光倒流的過程中,二人情愫漸生,真心相愛的故事。

“花月佳期”這個名字,是指世上最美好的兩樣東西,在最美好的時間相遇。意味著在恰當的時間裏遇見最對的人。

《花月佳期》乍看另類無比,甚至帶點怪異(就像劉鎮偉的《超時空要愛》),但確實是典型的徐克式作品:前半段輕鬆,中段激烈,後段憂傷。而它的題材也是徐克拿手之一的愛情題材,只不過此“愛情“已非之前的彼“愛情”。在本片中徐克嘗試之前並未嘗試過的“時光倒流”元素,極具創新地創造出一個仿傳統但實則後現代的故事,這無疑是一個大膽的創意。

幼年時喪母的欣欣,只有父親在登臺時唱《胡不歸》時才會被莫名感動到,感傷地對著江繼威說“都說戲子無情”…後來他的魂魄馬上就要因為強行的時光倒流而消失,而隨之不見的,還有他們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患難與共的感情…

你說煙花只會散不會謝…和他一起看煙花的時候,她方才了然,原來屬於自己的緣分就在身邊。可是同時,她已知道了宿命。她有些淒然,他們的姻緣就要這樣消失在時空之中,可為了他能活著,她也唯有認命地和他一起去改變歷史,選擇一同消失……

留在現在的他們,因為看到未來兩人的生死與共,困惑間,發現早有月老的紅繩將兩人緊緊繞住……

可我們為什麼還要傷感未來時空消失不見的他們?可能是我們對未來即將發生的…沒有太多的信心…情愛如同煙花,轉瞬即失。

在徐老怪的影像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敢愛敢恨,眉宇間英氣勃勃的楊采妮(據說徐老怪就是鐘意她有那兩道濃眉),但在墨鏡王的《墮落天使》裏,我們卻看到了另一個楊采妮。

在這部後現代愛情故事裏,楊采妮飾演天使四號,跟金城武飾演的天使三號有那麼一段情感日子…四號初初遇上三號時,她正對著一臺電話發洩自己的不滿——原來她失戀了。

“你認識金毛玲?又叫司徒惠玲的?”隨著這一串的問號,是三號自願自發地陪伴著這個癡癡癲癲的她,走上了尋找這個不相識,或許還是她自導自演戲的旅程。

直到某天,三號突然覺得四號是自己遇上的初戀,但自那天後她再也消失不見…

都說《墮落天使》是王家衛延續《重慶森林》而拍攝的,而他本人也承認《重慶森林》的第三個故事變成了《墮落天使》。但在這部電影裏,你會發現兩者雖然很相似,但《墮落天使》是倒著《重慶森林》的情緒而來的。比如四號至快結尾時已經恢復正常,穿一身空姐制服站在三號的櫃檯前等候她的愛人,而不是三號本人,這根本就是在顛覆《重慶森林》裏的663與阿菲的Happy Ending。

可以看出,楊采妮在影壇的發展優於歌壇,雖然她95年也跟94年一樣,推出了兩張個人專輯《笑著流淚》、《神話》。

96年出演程小東執導的《冒險王》,飾演了排字女工一角。在同年周慧敏隱退娛樂圈後,清澈文雅的楊采妮順理成章的被捧為新一代“玉女掌門人”。

97年也是楊采妮事業發展的最高峰期。主演了《完全結婚手冊》、《神偷諜影》、《自梳》及《熱血最強》。並為徐克的動畫片《小倩》配音了小倩一角。

張之亮的作品《自梳》,該片並無意深入探討這群活在四十年代“梳起唔嫁”的自梳女的生活和心態,他不過是借一個自梳女跟一個青樓女的相交,來刻畫一段同性愛的形成,這才是電影的主題。而對於成長於順德的自梳女的生活形態和她們自梳的種種心理構建,皆可謂蜻蜓點水,非常皮毛。

出身青樓,一心“埋街飲井水”的玉環,和被父親逼令賣身還債,走投無路而投靠姑婆屋的意歡,前者早已飽盡滄桑,後者卻初踏險惡世途,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女人卻同樣被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出賣,付出的愛一次又一次換來沉痛的傷害,最後對男人深惡痛絕,而把全心全意的愛傾注在彼此身上,愛得義無反顧,至死不渝。

張之亮今次取材雖然冷門,拍法卻充滿通俗愛情小說的特色,但勝在技巧專業,節奏徐徐有序,包裝完全合乎電影人公司一貫的悅目得體,片中演玉環的劉嘉玲和演意歡的楊采妮,角色性格鮮明且非常討好,兩人演來一剛一柔,恰如其份,看得人非常舒服自然,為電影本身的缺陷挽回不少分數。

同年被和記電訊商看中,出演第五代“阿May”。和記手機廣告自93年起,就以大明星大製作出名,片中的女主因為第一代名喚“阿May”而成了一個梗,今次又以5000萬的高成本製作文宣費遠赴紐西蘭,並以“Bungee Jumping”為賣點,果然一經推出就已火爆。

黎明與楊采妮,似是無啥關聯的一對,但在95年拍攝《墮落天使》時,居然有對手戲。96年日版《Angel Talk—“天使の涙”完全版》,裡面就有杜可風拍攝的兩人的組圖,並注明“we never used this scene of Leon meeting and fighting with Charlie”。

這時的楊采妮,不過23歲,但跟三年前出演《梁祝》相比,除了清純氣質外,更有一種成熟女人的魅力,於是乎,這臨時湊起的一對還頗有那麼點CP感。

媒體這麼寫道:楊采妮從紐約回來,無論樣貌與品味也成熟不少,甚至身邊的男士也從金城武、吳奇隆轉變為黎明,轉變之大,叫人刮目相看。出道時與郭富城合拍金飾廣告揚名立萬,此時再度使出“天王”加“廣告”這條煞食方程式,可見這位“阿May”實在不只識做傳呼女郎那麼簡單了。

當初盛傳“金城武插足楊采妮和吳奇隆,成為三角戀”,還有似真似假的“楊采妮插足林建嶽與王祖賢,導致兩人感情破裂”。

似是山風欲來時,卻沒料到楊采妮承認與新加坡律師邱韶智戀情,並宣佈退出演藝圈,連徐克為她和吳奇隆度身的劇本《順流逆流》都沒讓她有回頭之意。隨後便與邱韶智以情侶檔關係在馬來西亞及香港先後開設Starz Image形象公司,曾經還與袁詠儀開娛樂製作公司。

可是在2003年,楊采妮和邱韶智卻宣佈分手。在那段從商的日子裏,楊采妮遇上了人生最大的挫折。先是碰上經濟問題,在齊心協力欲衝破難關時,負面的新聞又一浪接一浪,甚至因媒體誤導而出現員工衝擊公司要債的事情。

回望彼時,楊采妮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她在意的反而是媒體的曲解報導,“大家都猜我是結婚去了,但我到現在都沒有結過婚。出走肯定是因為愛情,也因為我想要去學新東西,多看看。剛好跟公司五年約滿,就做了這個決定。”隨後楊采妮宣佈全面複出。

2004年出演《新警察故事》,飾演陳國榮(成龍)的女友孫可頤。05年出演徐克的《七劍》,飾演“七劍”之一的武元英。

香港的武俠片中的打鬥,向來有“寫實”和“寫意”兩種傾向,前者偏重展示搏擊的真實激烈,後者則偏向某種狀態、性格、意境的呈現,於你來我往的細節處較為忽略。但兩者也並非不可以合併一起,比如張徹的在打鬥上是偏向寫實的但他血染白衣式的盤腸大戰更偏向於寫意處理。而徐克的武俠片在拍《七劍》前更注重寫意,人物都是飛簷走壁的那種飄飄如仙感的絕世高手。

這次徐克與劉家良合作,說要用拍紀錄片的管道去拍武俠片,擺明了要走“寫實”。於是《七劍》裏的一干俊男美女,立刻成為灰頭土臉的鄉村野夫兼村姑,這也是為什麼吃瓜羣衆不叫好的主要原因,而另一個是,他的“舊瓶裝新酒”這次真的只運用了幾個原著的名字,這讓原著黨大大的不滿。

其實這招墨鏡的《東邪西毒》也用過,可能他拍的內容很隱晦,不少人看不懂也講不出個好壞來。但是徐克這招“寫實”卻是吃力不討好,而且他在片中留了不少未盡的懸念,本是打算拍續集的節奏,但票房與口碑雙失利令續集遙遙無期。

武元英這個人物,本來是個男丁,這次成了心有舊創的女子(徐克說他寫七劍幾個主要人物都帶有演員本身的痕跡),她上天山無意碰到了楊雲驄,又在得到天瀑劍後不知怎麼運用,被楊看穿了她的失意,教她如何運用捨得來打開心結。但是楊本身也是一個很執的人,身負家仇,入天山不過是想躲避江湖恩怨,最後還逃脫不了入江湖的命運。

徐克拍片很擅長運用亂世中的兒女情長,比如片中楚昭南與綠珠的情感發展。然到了楊雲驄與武元英,不知怎的覺得彆扭,雖說片中密洞裏楊雲驄對示愛的武元英表明心跡,武最後也接受了,但是這個轉變似乎也太快了,難道是因為她懂得了捨得之道?

說實話,這種改法還不如原著中楊愛上納蘭明慧這種,國仇家恨等級之差的愛來得更衝突更無奈些,也更貼近塵緣(情緣)難了的持青幹劍的楊雲驄的性格。

複出後的楊采妮,雖說接拍了前兩部大片,後面又拍了《再說一次我愛你》(2005)、《父子》(2006)、《曼穀殺手》(2008)、《西風烈》(2010)、《夢遊3D》(2011)、《百年浮城》(2012)、《37》這些片子,但這些影片並沒有為她帶來像97年及之前那幾部片子能成為經典的形象,到了拍《寒戰》及《寒戰2》時,已經淪為演十多分鐘的配角。

早在97年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討論中,就有評審評論她的演技非常模式化,幅度也非常之狹窄。不過那個時期,楊的事業發展順暢,如果不是因為退出,以她那時的人氣,還是可以找到好作品打磨演技的。

但是六年之後再回娛樂圈,大好時光已逝,也許經歷了感情的挫折,她再次出現在大銀幕上,曾經清澈如水的眼神如今卻佈滿了滄桑,飾演的角色大多也是經歷感情創傷的人物,一代玉女為情所困,令人腕惜。

2004年12月,楊采妮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教育大使身份,出席“星願成真創未來”記者會,透露會隨無線往南亞海嘯災區斯里蘭卡,幫助一些因天災痛失父母及失學的兒童作出援助。

2007年4月,作為奧比斯兒童大使的楊采妮來到雲南省昭通市高寒山區探訪小學,將護眼知識和奧比斯的關愛帶給學童。

2013年,楊采妮編劇並執導了處女作品《聖誕玫瑰》。該片講述身患殘疾的鋼琴教師李靜(桂綸鎂)在一次例行體檢後,將香港名醫周文暄(張震)以性侵的罪名告上法庭,引起全港譁然,是一場關於情與法之間的決鬥。

《聖誕玫瑰》作為一部法庭片,這類型在華語影壇相當少見,除了法律層面之外,其在劇作和導演技巧方面的難度顯而易見,空間的相對固定對劇情強度、臺詞銳度和鏡頭調度等方面提出高要求,是文戲武做的典型。

但《聖誕玫瑰》雖然只有九十分鐘,節奏顯得冗長,楊采妮顯然有講故事能力,卻不知好故事的重點在哪裡,使整部片子最後的高潮部分也被無謂的庭審和證人作證帶偏,明明是在講法,最後卻打出溫情牌,而其道德觀也相當莫名,一個幼時被性侵的有陰影女子,她就可以因心理問題去誣告因她示愛不成,又有家庭及事業的婦科醫師性侵?真相大白後,居然沒人連整個法庭都忽略她的誣陷罪?

2013年11月2號,39歲的楊采妮和43歲的邱韶智在新加坡W飯店舉行婚禮。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早在2011年港媒就報導二人複合,還相約看好友李心潔的舞臺劇。男方曾多次向她求婚,但楊采妮一心希望能圓了當導演的夢。邱韶智在2003年分手後,經讀書進修,現已成了印尼旅遊部長秘書。
2017年4月27日,楊采妮微博曬照,宣佈雙胞胎寶寶已經誕生。

從葉蘊儀、周慧敏、楊采妮到後面的朱茵、梁詠琪、張柏芝,這些玉女哪個是沒經歷過情感坎坷的?回顧她在娛樂圈的日子,從一個偶像到轉戰商場,那時她是聰明的,知曉名氣與是非是成正比的,只是時不與她。
或許他倆就像洪欣欣與江繼威那樣,在過去遇到了對的人,卻沒有遇到對的時間,然而這段經歷給了將來的他們勇氣,讓他們懂得了珍惜和包容。
追惜撫今,祝英臺、洪欣欣、意歡未經修飾的一顰一笑,流露兒女情態的瞬間,永遠成了港影中經典的一刻。

 

 

本文轉載與香港電影
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