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PS的80、90年代,是中國女星最美的20年(一)

有人話,“呢個世界變得無趣,就系喺審美變得一致開始嘅!”

唔知系幾時開始,千篇一律嘅蛇精小V面、歐式大雙眼皮,成咗“美女”嘅標配。而千篇一律嘅“絲網做好”容貌,更畀人分鐘面懵病發作。

呢不禁畀人深深懷念起過去呢段光。喺嗰個“亞洲四大邪術”都冇盛行嘅年代,當時女神們千人千面,唔使整容、少美顏,都照靚到風華絕代。

二秦二林

談到港臺星,就要拎提到“二秦二林”。

上世紀七十年代,瓊瑤劇風靡全國。秦漢、秦祥林、林鳳嬌、林青霞四人無疑就系觀眾心目中嘅國民男神女神。

佢系林鳳嬌,曾經嘅瑤女郎,今日嘅龍夫人。曾叱吒臺灣影壇系,攞過兩屆金馬影后。

她是瓊瑤作品中如玉的溫柔女子,把愛情中的寬容與嫉妒詮釋得恰到好處。

她也曾是與林青霞並肩於臺灣的玉女。李敖說,那個時候,全臺灣有十萬個男人想娶林鳳嬌為妻。

可她在最繁華最盛時毅然息影,嫁給了同行的男明星,拋下所有的榮譽、財富與地位,漂洋過海前往美國產子。

然而人們都記得,那個當年紅過的女子,在26歲的芳齡,是多麼撩人心魄。就像五彩琉璃,散發著溫潤的光澤,美麗卻不奪目。

亦如元好問的詩句:“蘭襟鬱鬱散芳澤”。

曾經的香港電影,也是美人的驚豔時光。林青霞便是當之無愧的美人。

亦舒說:她(林青霞)的漂亮不在五官之間,而是一切皆盡善盡美,連鬢腳、耳珠、眉毛、牙齒、手指、肩膀,甚至是雙腳與腳趾,都無瑕可擊。

我們在螢幕上看到的她,雙眉如鋒,鬢如刀裁。紅裝時風情萬種,男妝時冷峻霸氣,痛飲時瀟灑恣肆,顧盼間端莊從容。

眼波流轉,顧盼神飛,怎一雙含情桃花眼。

 

萬眾皆迷畫中仙,無人憐愛世間魁。

永遠的軍中情人

鄧麗君,沒有一比特歌星能像她這樣,獲得過“十億掌聲”,也沒有一比特歌星能像她一樣,留下諸多動人的傳奇故事。

她聲音裏的溫柔細膩,是無數樂迷心底最初的青春悸動;她在舞臺上的璀璨綻放,是全世界華人最美好的記憶片段。

在人們的記憶中,鄧麗君的歌聲是溫婉、甜美的。除此之外,她本人的形象就只在人們的腦海中留下了一個模糊的影子。

可在她早年間的勞軍演出視頻裏,鄧麗君身量高挑、身姿曼妙,顫巍巍地搖擺著纖細的腰肢走向觀眾,當真是軟糯嬌憨,一顰一笑都叫人心神蕩漾。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鄧麗君的歌聲。在她的演出服裏,旗袍占了多數。她成全了它的美麗,它成就了她的傳奇。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得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

她穿著繡花旗袍,在絢麗的舞臺上動情地唱著,眼裡淚光盈盈,握話筒的纖手,玉鐲閃著碧潤光澤,讓人不由心生憐惜。

1990年,鄧麗君和林青霞同遊法國巴黎。那時,她們一起在海灘曬日光浴、一起裸遊。

後來她們走上截然不同的路途。一個結婚生子,著書立說,天倫之樂;一個滿身情傷,半世孤獨,於異鄉獨自凋零。

可她們的故事卻被世人記了下來,就連《縱橫四海》裏的周潤發,到了海邊,也忍不住要喊一聲“青霞麗君”。

鄧麗君與林青霞在蔚藍之都法國尼斯的合影
她是霧亦是酒館

華人對王祖賢飾演女鬼的認同度之高,放眼整個娛樂圈,恐怕無人能出其右了。

王祖賢版本的聶小倩,完美詮釋出了一身淒絕死絕,哀怨迷離的女鬼氣質。

作家韓松落下筆一貫冷靜節制,但他評估王祖賢時,卻歎道:“江南江北,世世代代有人橫空出世。但,從此人間,再無小倩。”

人們在白蛇扭動的蛇身上,看到了白蛇幽怨到骨髓裏的魅惑。

在《東方不敗風雲再起》裏,她飾演的雪千尋有一幕雙目噙淚,喃喃自語:“可是我的愛人,你在哪兒呢?”

或許是一語成讖,如今的她,年過半百,孤身一人遠在加拿大。半生已過,獨自寂寥。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