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的最後一晚,我們告別了芳華絕代嘅“香港的女兒”

今天是梅豔芳的生日,若她還在世,應當是55歲,很想再對她說一句:生日快樂!

轉眼間,距她2003年12月30日罹患宮頸癌辭世,已近15年。
2003年,她才40歲,一世芳華便匆匆而去。
想起梅豔芳,她在舞臺上的一舉手一投足,仍記憶猶新;她的電影作品依然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胭脂扣》片段哪怕是章子怡來演,也再找不回那種味道。
為什麼每年都有懷念梅姐的文章?
因為她滿足了我們對偶像的所有遐想——傳奇、百變、巨星、帥氣、性感、豪爽、真誠、善良、美麗、堅強……15年來無人可以取替。

此时此刻,又想起2003年11月15日,香港红磡体育馆,40岁的她站在舞台中央,为自己掀起头纱,说出下面这段话:

我是一個歌手、演員,我不是首次穿婚紗,不過沒有一次是屬於自己的,這可能是我一生的遺憾。
人生便是這樣,有些時候你預料的東西,你以為擁有的東西,偏偏沒有擁有。什麼也沒有,撲來撲去也是空。

唱罷,她拾階而上,揮別而去。仿佛又見那位在荔園小舞臺上初次登臺演出的小女孩,孤身走過漫漫長路……

 

臺下你望,臺上我做,你想做的戲

梅豔芳小時候的故事,想必大家都聽過不少了。但每每說起,總會夾雜著遺憾與無奈,發酵在回憶的塵埃中,讓我們唏噓不已……

1963年10月10日,梅豔芳在中國香港出生,家裡兩兄一姐,她排行老四。
她是一個苦命的孩子。父親在她出生後不久就去世了,家境十分貧困。
父親的保護,母親的關愛,是每個孩子渴望從家庭裏得到的。但這些對於童年的梅豔芳來說,都已是奢望。她回憶說:
每個人都會有遺憾,好似我記憶裏從未見過爸爸,沒有享受過父愛,在單親家庭長大,三四歲開始就表演、工作……我是老么——家裡最小的孩子,但沒有被寵壞的特權。

梅豔芳4歲起就為了生計登臺表演,她與姐姐梅愛芳一起在大小歌舞廳表演,有時甚至在街頭賣唱。當時梅豔芳個子很小,聲音卻很嘹亮,觀眾們看不見她卻能聽見她的聲音。

姐妹兩掙的錢主要用於三個方面,解決一家人的溫飽,償還母親賭債、供她們的兩個哥哥讀書。
小小年紀就奔波於舞臺之間,讓她的舞臺經驗豐富。

也是從此時開始,舞臺的宿命就這樣向梅豔芳招起了手,從4歲到40歲,她的生命與舞臺始終融為一體,不可分割。這段緣分,開始於懵懂無奈,結束於傾情難舍縱使心酸,縱使有遺憾,這依舊是一場美麗的安排。

當時,年幼的梅豔芳非常瘦弱,在戲園裏提著一個大茶壺給客人斟茶,邊斟茶邊問:先生、小姐,要點歌嗎?
若有人點歌,她便大聲唱。

因為沒有成年就做了歌女,同學都看不起她,在同學們的眼裡,歌女是一個不正經的人,看著同學們在玩耍,她感覺很孤單。
1974年,梅豔芳11年那一年,她的母親重新創辦一個歌舞團。
1977年,14歲那一年,梅豔芳輟學,開始唱歌掙錢養家、養哥哥、養母親。
到這裡,命運終於開始眷顧這個努力的倔強女孩。

1982年,香港舉辦首屆“新秀歌唱大賽”,年僅18歲的她以一首《風的季節》獲得冠軍。從試音、面試到登臺比賽,就只唱了徐小鳳的《風的季節》。就是這首歌,讓評審席上的黃霑看到了希望,“青春的臉,帶著點不知道哪裡來的彪悍。

同年,梅豔芳發行第一張專輯《心債》。《心債》是音樂人黎小田為梅豔芳打造的第一首歌。他對梅豔芳做出一個預測:“從新人來講,再來十年,都不會出一個像她這樣好的。”
但是在當時,梅豔芳並沒有很出眾,於是便通過商議之後,1983年,梅豔芳推出第二張唱片《赤色梅豔芳》,正式走向另一個轉變。

1985年推出唱片《梅豔芳》,主打歌《似水流年》由世界音樂家喜多郎作曲,服裝設計師劉培基把梅豔芳包裝成」男兒漢”,西裝加上墨鏡和寬墊肩給人以豪邁的感覺,打破了傳統女性的溫婉形象。並在1985年年底到1986年年初,在香港紅磡舉行首次個人演唱會。

22歲的梅豔芳,終於從香港破舊小舞臺正式走上了香港星光閃閃的大舞臺,並一舉創下了香港歌手首次開演唱會就連開十五場的紀錄。

同期推出的唱片《壞女孩》銷售僅一周就拿下八白金,三個月即突破72萬張,打破了當時香港唱片的銷量記錄,成為香港本地銷量最高的唱片之一。

之後的梅豔芳,還連續創下了連開二十八場演唱會和連開三十場演唱會的紀錄。

有人說梅豔芳是香港的“演唱會之後”,這話並不誇張,她整個職業生涯共舉辦演唱會292場,被世界紀錄協會認定為全球華人個人演唱會最多的女歌手。

梅豔芳驚豔香港之後,曾經有評論說她是:“一個天生的歌手。一個天生的演員。一個天生的全能藝人。一個華人的音樂神話。一個無人能及的亞洲天后。”如此評估,已經是至高榮耀。

1998年,梅豔芳獲“金針獎”。金針獎常年空缺,是香港樂壇的最高榮譽。
在梅豔芳之前獲得金針獎的女歌手,是鄧麗君。

提到梅豔芳就繞不開張國榮,就好像冥冥之中他們的命運是被捆綁在了一起。

小編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們在舞臺上合作的《芳華絕代》。那是2002年,那時張國榮已經患上了抑鬱癥,而梅豔芳邀請了他做嘉賓,兩人在臺上最後合作演出了一場《芳華絕代》。

唯獨是天姿國色、不可一世,天生我高貴豔麗到底。顛倒眾生,吹灰不費,收你做我的迷!”黃偉文寫的《芳華絕代》,簡直狂放恣肆到駭人。
這次的演出並沒有事先彩排,兩人的默契程度可見一斑,也只有這兩位才當得起芳華絕代這四個字了吧!而這次登臺演出,印象裏也是張國榮最後一次登臺演出。
“芳華”受盡萬人敬仰,可惜最後成讖的卻是“絕代”。

 

斷腸字點點風雨聲連連,似是故人來

在那個年代,歌星拍電影已經不足為奇,梅豔芳也開始進軍影壇。
她所飾演的角色或俠氣十足,或惹人憐愛,涉及題材涵蓋動作、喜劇、奇幻等多個類型,是一比特“百變”的優秀演員。

2005年,香港公佈從1985年開始到2005年的票房紀錄,梅豔芳名列前三甲。
2011年,香港評選賀歲片之後,這時梅豔芳已經離世7年,卻依然位列第二。
票房只是說明電影的一面,各種演員夢寐以求的電影獎項,梅豔芳也拿了許多:1988年的《胭脂扣》,梅豔芳就先後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臺灣金馬獎及金龍獎、亞太影展四大影后桂冠。

小編也十分偏愛這部電影,看了多次仍不覺得厭煩。
五十年前的紅牌妓女如花,在一次酒宴的應酬上,認識了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十二少。
當時,如花作男裝打扮,一身黑衣風流倜儻,眉眼間亦男亦女。十二少被此女子深深吸引,與她對唱:’愁對月華圓’,誰知卻被如花笑話:“哪來這麼多愁!”
這靚女有趣!

兩人整日在妓院裏花天酒地、把酒言歡、吸食鴉片、醉生夢死,本該是逢場作戲,但兩人動了真情,決定私定終身。
兩人的婚事遭家庭反對,無奈只能交換胭脂扣,用鴉片殉情。
沒想在陰間,如花沒能找到愛人,便來人間尋人。

梅姐在片中扮作名妓,美豔動人,舉手投足都別具風情。
沒看《胭脂扣》以前,真的沒想到她可以把東方女性的傳統美詮釋的這麼淋漓盡致。

緊接著,梅豔芳出演了徐克的《英雄本色3》,飾演黑幫老大的女人英傑。徐老怪把她塑造成了持槍上陣的真漢子。
隨後的《川島芳子》、《何日君再來》都備受好評,包括和周星馳合作的無厘頭喜劇《審死官》也成為了影片的亮點。

在許鞍華版的《半生緣》裏,梅豔芳飾演姐姐顧曼璐。

為了養家放棄戀人當上舞女,錯失情緣,她塗著濃豔的唇妝,梳著精緻的盤發,一身的珠翠映襯著臉上多變的神色,將愛恨交織的情緒演繹得動人,憑藉本片梅豔芳榮獲了第1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梅豔芳非常適合出演一些氣質中性、雌雄共體的銀幕形象,甚至是反串。在《鐘無豔》中,她反串男角,出演好色齊宣王,坐擁佳麗三千,也是入木三分。

直到她最後一部電影,許鞍華執導的《男人四十》,她依然在求變。電影中她飾演了一比特平凡的家庭婦女,算是她全新的轉變,也是最後一次嘗試。

張藝謀的《十面埋伏》本來也曾邀梅豔芳出演飛刀門大姐一角,只可惜那時的梅豔芳因病痛只能辭演。
影片上映時梅豔芳已經辭世,片尾“謹以此電影緬懷梅豔芳小姐”的字樣令人無限惋惜……

美貌已逝,氣質卻永恒,美人如過江之鯽,芳華絕代只此一個。

 

十年後雙雙萬年後對對,只恨看不到

梅豔芳一生經歷許多段感情,最後卻把自己嫁給舞臺。
鳳凰衛視的一段訪問,許戈輝問她:“在你經歷過的感情裡邊有沒有是特別後悔彼此分手的,現在想起仍然會很留戀的?”
她說:
我不後悔,我做事情從來不後悔,但你要我選,我會選我20歲裏那一段,名字不講了,因為那時候跟對方一樣,都是純真的感情。

近藤真彥是上世紀80年代日本火熱的男演員與歌手,《千千闕歌》就是翻唱自近藤真彥的歌曲《夕焼けの歌》。

兩人於香港的一次酒會上相識,那時梅豔芳和近藤真彥都喝了不少酒。回憶當時,梅豔芳說: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酒會上。翌年,他來港開演唱會,我去看他表演,之後又在酒會碰面。當別人給我們作介紹時,他說‘我去年已認識她了’,沒想到他還記得我。
酒會後,大夥兒去迪士高,他跟我跳舞跳得最多。在舞池裏,他說:‘我可不可以吻你一下?’我點頭,就這樣一吻定情。宵夜的時候,他把身上別著的領帶針摘下來送給我,我很開心。
這段異國戀持續時間不長,卻很甜蜜。兩人雖然語言不通,但是卻經常通宵電話。和所有異地戀情侶一樣,兩人幾乎每晚都在半夜打電話。每個月梅豔芳都會偷偷坐飛機與近藤真彥在日本相會。
回來後,依舊是每晚通電話。不到一個月,我又飛去見他。我捉弄他,說只呆一天,還怪他太忙,沒照顧我,他的眼眶便紅了,想哭,我告訴他只是開玩笑而已。分開時,他罵自己,說如果不是做這一行,便可以快快樂樂地和我到處去。我們如此癡纏,難解難分,是很痛苦的經歷。

雖然後期有許多近藤真彥花心的傳聞,但翻看以上這段資料,仍然讓小編非常動容。在這段甜蜜和痛苦交融的異地戀中,梅豔芳也不再是香港的大姐大,而是一個小女人。
《女人花》和《親密愛人》不是梅豔芳最經典的歌曲,但卻是流傳最廣的國語歌曲。

“我有花一朵,長在我心中,真情真愛無人懂;遍地的野草已占滿山坡,孤芳自賞最心痛”,可以說是梅豔芳的愛情的真實寫照。
即使她在舞臺上儀態萬千,在眾多藝員中光彩耀人,她曾歷經的多段愛情,卻未曾有過一次圓滿。
但她說:“我依然相信天長地久,但曾經擁有的,我會感激。”

無份有緣回憶不斷,生命卻苦短

情路艱難,病魔加身,卻並沒有消磨掉對生活的熱情。
她大方,豪氣。曾志偉說:“如果你想找人借錢又不想還的話,那就找梅豔芳好了。”
正因為受過傷害,更加懂得溫暖的可貴。雖然無緣愛情,她卻在人世間留下了一種叫“大愛”的精神:
——1991年,中國華東發生特大水災,梅豔芳隨香港明星足球隊赴北京、瀋陽等地義演,為受災同胞籌集善款。
——1993年7月27日,梅豔芳正式成立自己的《四海一心慈善基金會》,至今惠及社會。
——1993年“四海一心基金會”的首次籌款活動在加拿大多倫多舉行,一舉籌得四百餘萬善款,均捐贈多倫多大學徐立之博士作為遺傳學研究。
——1994年在香港舉行的籌款晚宴及獎券義賣籌得七百五十萬善款。
——1999-2000兩年間,梅豔芳出任“樂施會大使”,到貧困的雲南山區普施愛心。
——2003年“非典”時期,身患癌癥的梅豔芳對外界隱瞞病情,傾力聯絡各界人士,組織演藝界藝員全力發起“茁壯行動”和“1:99慈善音樂會”,最終籌得二千三百萬元善款,用於非典治療。事實上,梅豔芳當時病情已不容樂觀,她卻說:這件事我不來做還有誰來做?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你們不用擔心。
——2004年,香港政府發訃告:《別矣!香港的女兒!》。
——2008年經紀人王敏慧及友人林建嶽在梅豔芳逝世五周年之際籌款建立了“貴州省惠水縣打引鄉梅豔芳第一小學”
——2011年歌迷會再次捐款建立“廣西省藤縣天平鎮大坡龍田梅豔芳第二小學”,繼續為貧困地區的教育事業做出貢獻……
以上列舉的這些,可以說明:香港出過不少巨星,但很少能像梅豔芳這樣,留下一種精神。

香港的女兒,這個名號,恐怕除梅豔芳之外,無人再可承擔。
回到當下,梅豔芳去世近15年,她媽媽和哥哥因為遺產的紛爭依然經常見諸於報端、網絡。這讓人非常無奈。在她有限的的生命裏,母女關係其實是一種割捨不斷的,卻又冰冷疏離的情感,沒想到在她去世之後還生出如此多的枝枝蔓蔓,如此多的煩惱與恩怨。
小編看來,旁人去爭論誰是誰非,其實也沒有任何發言權。斯人已逝,當中的遺憾與誤解,只有當事者懂得。

我穿婚紗好看嗎?
我是一個歌手,也是一個演員,這婚紗不是我第一次穿,不過沒有一次是屬於我自己的。
這可能是我一生的遺憾。

她唱的最後一首歌是《夕陽之歌》,轉過身,拾階而上,到了盡頭,她回頭,對觀眾喊了一句:
再見。
這句再見,真的是再也不見……

回顧梅姐這一生,酸甜苦辣都嘗過了,也算是無悔了。
願她在另一個世界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過著自己追求的幸福生活!

“3811,老地方等你。”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