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跨過鬼門關,抗得住老婆出軌傳聞,自身做緋聞絕緣體,結婚13年都堅持做顧家好男人

說到電視城中好男人的代表,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但一提到黃浩然,相信沒有人會否認他屬於好男人這個組織。

正在忙於拍攝《法證先鋒Ⅳ》的黃浩然日前就迎來了與妻子莫家嘉的結婚周年紀念日,二人均在個人社交媒體放閃,大秀恩愛。

黃浩然在帖子中寫到:“十三年……無論順境或逆境,富貴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將永遠愛你,珍惜你……這些誓言繼續不變!Happy Anniversary!”

莫家嘉就說:“13年,我們要慶祝的是過去和未來,所有一起共同度過的日子,不論是快樂、順境、悲傷、生命、病危、逆境。還是毎天努力不斷學習彼此的生活和成長,因為有了這些,我倆更懂得彼此之間在心底裏和家裡的重要。不論再過多久,我還是要每天告訴你……Hey you‘I love you’!”

照片中黃浩然與妻子頭貼著頭,又分別在照片中加上“13rd”和“I love you”字樣,盡顯甜蜜。

不過有關注新聞的朋友一定知道,就在不久之前,黃浩然還深陷婚變風波。

事緣有人向多間傳媒爆料,指黃浩然家後Kaka與一名任職廣告界的已婚男子Ray關係不正常,還提供了兩人的親昵合照,又附上疑是二人之間的大量私密短訊截圖,當中對話極為露骨,言詞曖昧,其中一截圖,女方還留言:“我需要一張床,同一個男人。”

對於這則傳聞,黃浩然回應時就表示是笑料一則,但他也表示不希望再有類似新聞,因為會影響兒子的成長,黃浩然還說自己的責任就是要保護家庭和家後兒子。

他又補充道:“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除了開工,放假就是陪老婆和兒子。”

在口頭澄清之餘,黃浩然也做出了實際行動。他上傳與妻子在茶餐廳的合照,力證夫妻情未變,打破婚變傳聞。

其實在黃浩然澄清之前這則婚變傳聞已經甚少人相信,入行多年的黃浩然好老公、好爸爸的形象可以說是有口皆碑。

黃浩然與妻子莫家嘉在2005年結婚,Kaka在2011年和2013年為浩然誕下兩個兒子,二人婚後一直十分恩愛。

回憶起與妻子相識的情景,浩然就表示是拍攝《新紮師妹》與老婆相識:“她是服指(服裝指導),好自然開工就走在一起,那時我又沒有拍拖,其實我是認識她舅舅在先,大家經常都約出來。後來拍《新》就慢慢在一起了,沒什麼特別,所有事情都很自然。其實這麼大的人大家都會有感覺,也是因為感覺有可能才會再進一步。”

黃浩然與妻子的相識,似乎沒有太多浪漫的情節。但也許就是因為相識時的平凡,讓他們婚後可以淡然面對二人世界到柴米油鹽的落差。

婚後黃浩然與妻子的生活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一同逛街也不怕被途人認出。之前黃浩然夫妻就被拍到在銅鑼灣逛街,兩人雞啄唔斷由街頭聊街尾,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二人世界當中。

黃浩然的個人社交媒體很容易就能找到他與妻子的相處日常。

或是稱讚妻子的廚藝。

又或是與妻子行山遠足。

在黃浩然的新聞裏出鏡率最高的除了妻子之外還有兩個兒子,雖然黃浩然外表有些“大男人”,但無礙他有一顆奶爸的心。

日前黃浩然就被拍到與兩個兒子Kayden和Ransley出外用餐,雖然妻子沒有同行,但帶著兩個兒子對於黃浩然來說卻是一點難度也沒有。

除了平時帶孩子沒難度,黃浩然對孩子的教育也有一番自己的見解:“香港的教育制度很辛苦,但自己也會想,我不叫孩子寫字,他肯定去玩啦,所以其實很衝突,唯有自己選好中間比特。我老婆和他玩得比較多,相對地希望他們快樂,所以兒子比較怕我一點。

黃浩然又強調不會催穀兒子的成績,而是鼓勵他們多作嘗試:“大仔一星期有三天上興趣班,像彈琴、踢足球,誰知道他踢了一年就說不喜歡,所以就沒有讓他學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不讓他試他不知道喜不喜歡。小朋友都有壓力,即使家長不拿他們比較,他自己也會和身邊同學比。”

去年9月,大仔Kayden入讀名校,不過由於幼兒園就讀出名是Happy School的幼兒園,K3才學寫字,黃浩然也沒有幫兒子在外補習,所以昇小一後難以習慣每天排山倒海的功課及測驗。

開學後不久Kayden曾因為功課壓力而大哭,浩然與妻子從旁協助,才令兒子逐漸適應小學生活。

據知大仔Kayden讀小一上午班,每天中午就放學回家,浩然會親自監督Kayden做功課及溫習,完成後就會讓兒子有自由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黃浩然曾被拍到在6點半天還沒亮的時候就送Kayden搭校車,放學時他又駕車前往學校接放學,絕不假手於人,而Kayden上學放學都是面帶笑容,看來已經適應了校園生活。

黃浩然與妻子也會不時安排活動給他們減壓,去年11月,黃浩然全家去海洋公園遊玩,Kayden與Ransley很興奮,玩盡攤位遊戲。

黃浩然也玩得很投入,玩到興起又不停自拍,又買了所有官方攝影師照的全家福。當天除了黃浩然一家四口之外還有黃媽媽,浩然不時抱著媽媽拍照,盡顯孝順一面。

我們每個人都在不斷成長,好男人如黃浩然也不是一開始就自帶“顧家”內容。

2014年,黃浩然被確診患有貝賽特氏癥,一度有生命危險,這場突如其來的疾病讓他一夜之間明白什麼對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黃浩然曾經在採訪中表示自己可以一年開365日工,他十分清楚自己在TVB的路,就是用最短的時間拍最多的劇。

在入院之後他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以前我很不注意休息,很拼命,收0300會接0630,但現在我會說不好意思,我投降啦。吃東西也會小心一點,開劇都會帶飯,也把煙戒了,理論上現在身體好了很多。”

黃浩然說最誇張的時候自己和兒子就像陌生人一樣:“大兒子出生三年我好像不認識他一樣,抱也不會抱,這樣會讓另一半很難受,因為我不懂得去pick up家庭生活,其實很可悲。我們經常說放幾天假陪陪家人,其實不行的,當你有一年時間不在家,可能你要用一個月時間去pick up心情和情緒面對家庭。”

談到自己的戒煙經歷,黃浩然就說:“說戒就戒,出院以後第一枝煙沒吸就沒再吸了,戒了3年多。很奇怪的,當時在醫院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老婆就和我說出院先別吸煙了,因為那時候胃有點事,出院還要再吃一個月藥。她就說等我吃完藥再吸煙,其實那時候我也不想吸,因為口腔都爛了,所以我就答應了她。”

沒有像黃浩然那樣經歷過一場大病的人可能很難理解他的一系列蛻變,但這種蛻變恰恰體現了他對家人深沉的責任與愛。

2016年黃浩然和鮑起靜在電影《大手牽小手》中分別飾演兒子和患有晚期癌癥的母親。在戲中黃浩然飾演的兒子要陪母親走完最後一程,兩人為觀眾奉獻了一場感人至深的生離死別。

在接受採訪時,黃浩然也表達了現階段自己對生死的看法,他坦言自己害怕死亡,因為“仔細老婆嫩”,自己想陪伴家人久一點。

曾經有人被問他希望自己先死還是老婆先死時回答希望老婆先死,當大家問他為什麼時他說:“因為我想把孤獨的痛苦留給我自己。”

與死亡相比更痛苦的大概是孤獨地活著,當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自己眷戀的人的時候,死亡,又有什麼可怕呢?

夫妻相處十幾年,自然會有不愉快發生。不過黃浩然就認為一個男人,有所為亦有所不為。

所以即使吵架他也不會動手動腳:“我又不算是一個脾氣火爆的人,但很多時候一些話會傷害到對方,可能是粗聲粗氣,又可能是回到家一句話也不說,因為有時我們工作時已經把話講完了,回到家就不想說話了。”

我們總是不經意把最差的一面留給最親近的人,是因為只有在最親近的人面前,我們才能放下所有偽裝。

在娛樂圈與搭檔傳出緋聞可以說再正常不過,但黃浩然入行多年,卻甚少與女對手傳緋聞。

對於這一點,黃浩然也深有感觸:“其實我覺得就算我有這麼多女對手,就算我現在抱著她,你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就算香香(岑麗香)又好,Grace(陳凱琳)又好,我抱著她很自然就是朋友的那種感覺,大家不會覺得我有什麼企圖。”

黃浩然認為這是很難的一件事:“比如你拍劇,你要讓女對手感覺很舒服,但其實那種感覺是假的,因為她不是你的老婆或者女朋友,要對方的信任才會有火花,是很難的。我覺得我很堅定,大家都知道我不是那個樣子(花心)就很難(有緋聞)”

不過黃浩然已經明白,與工作相比,家庭才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能時常陪在家人身邊,事業不那麼完美又有什麼關係呢?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